大巴历险记(二)

刚才在买票的时候,有一个人似乎还在砍价,看来并不顺利,我刚到,付钱的时候对方问我给的价格,我说230,那个人一看,马上说,我也要230,卖票的人无奈,只好说,也给你230吧,他进一步说,我没到福州,就到惠安,算210吧。售票员不干了,说是同一辆车,每个位置都是一样的价。看不可能在讲了,他试图拉拢同伴,就和我搭讪,问说你也去福州吗,我点了点头,冷淡地回答了句:嗯。一会儿,他似乎又对我说了句什么,似乎是什么时候上车的事,我没有理会,独自坐得远远的,我的判断里,这是一个喜欢依赖别人的人,对这种人,我一向避而远之,更何况......

继续阅读
大巴历险记(一)

在天河客运站候车,晚上坐一夜的车,回福州。 广州正规的售价好贵,320,好些打折的机票,也才这个价,可惜现在是五一,感叹广州一切的消费不起,我联系了一部私人的车,230,说开车下午5:40,现在已误点半个多小时了,仍未见到车子的踪迹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算命先生

走在大街上,我似乎毫无目的,一个算命的摊子引起了我的注意。 算命先生络腮胡子,眼睛很机灵,年纪约莫四十,果然是不惑之年,适合算命,个子颇高,白衬衫,黑长裤,一把小板凳,左手一个小本子,右手拿一铅笔。有椅子并不坐,目光随时扫视行人。 有一年轻女子,母亲陪同,正在向不惑先生请教。我深感好奇,特地折回,想现场体验算命的高深,近了,他们三人对我侧目而视,还好不是怒目。我假装无辜,心里想着:今天倒要看看,这葫芦里头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流花公园

今天下午,抓着点空隙,我又去了一趟流花公园。 一进门,首先吸引住我的,是一棵枝叶庞大的树,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特色的树,它有着像榕树一样长长的根须,然后,有几根特别长的根须碰到了地面,并没有枯萎,而是化成了树干,有碗口粗,成了似乎独立的一棵小树,却又和原来的母树连在一起,彼此分享营养,又像一根结实的支架撑着大树的树干,使其不易折断;就这样,一根根粗壮的根须围着整棵大树,好似一片小小的森林,占着好大一片圆形天地,我不由想起那句:独立成林,繁华而孤独。觉得它真的很了不起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外国人

我在广州火车站附近闲逛,今天,我看到了很多外国人,黑人是最多的,高大强壮,长的似乎比较相像,大部分穿着人字拖,我注意了下,他们的脚背一样是黑色;也有一些白人,说着些英语,我唯一听懂的是"Go, Go",基本上是二,三人为伴,表情严肃地说着话。所有我见到的老外基本上都很沉默,偶尔低声交谈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便利店趣事

一个下午,我去超市里买些用品,这附近超市真的太少,比来比去,我找了家相对便宜的便利店。 东西都很贵,比如指甲剪,我买到的最便宜的是10块钱,让我非常无语,我问销售员,怎么这么贵!她说不同地方价格是不同的。又发生了一件挺好笑的事,因为临时需要,我必须买一个奶瓶,在商品架上我寻找良久,终于发现2个,比较大的一个有标价,25.5元,另一个比较小,未标价,我想,一个奶瓶25块真的好离谱,就拿起那个小的,一边找价格,一边看着容量有没有超过100ml,找了很久,都没找到,却发现说明书里说到了如何吸奶的操作说明,我想现在奶瓶真......

继续阅读
寻路

我又想起了自己的旅游,浪迹天涯,四海为家,觉得非常地遥远,又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办到,只不过缺乏勇气,感到心虚,余华在后记里说:宽广的路,易寻得,大家都往那里走,却是一条死路;狭小的路,不容易寻的,走的人也少,却常常能走到遥远的天边。我对自己的选择非常困惑,同时也可笑起来,大家都在走着宽广的路,前途无量,沾沾自喜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广州女孩

已经拐过了几个弯,还是都是那些批发店,天气似乎也在燥热,闷,超市似乎不大可能指望,我往回走,留意起了美女的比例问题。 就目前来看,似乎是没有的。 偶尔的时候,原来我也会做这么无聊的事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广州印象(一)
在车上(一)
去广州(二)
去广州(一)